红牛原先能够在匈牙利迎来一场完胜,因为维特尔和韦伯包揽了发车头排,他们的速率也较着强于法拉利。虽然终究
韦伯第一个撞线,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似乎太高――― 维特尔为了给韦伯作掩护被罚通过维修站,杆位发车却以季军收尾。红牛车队的战略堪称另类:他们推翻了一号车手的中心位置,同时却将队内矛盾进一步缓和。

  维特尔和韦伯之间的不和已数次被媒体暴光
,而原本匈牙利亨格罗宁赛道上领先的正是杆位发车的维特尔,他的完美起步没有给阿隆索任何机遇,反却是韦伯发车时被西班牙人霎时挤到了第3的位置。9圈当时,维特尔已领先了阿隆索8秒。

  改变局势的是第15圈,里尤兹的前鼻翼零落引发安全车出动,大批车手接连进站,其中包括维特尔和阿隆索,而韦伯留在赛道上,他不竭刷新最快圈速,而处在第2的维特尔开始减速压抑
阿隆索,帮忙韦伯争取尽量多的领先时间。在两人同分并且头号车手速率更快的情况下,让他为二号车手办事,这在F1竞赛中其实不多见,红牛攻破了“潜规则”。终究
,他们的战略奏效,韦伯在竞赛后期进站当时仍然处于第1。而因为维特尔的速率太慢又不给阿隆索机遇,赛会对他进行调查,他被罚进站。

  这个处分让德国人跌到了第3,还未抵达起点,维特尔就开始发泄自己的不满,他一边驾车,一边不断挥手。“我原先能够像在公园散步同样轻松拿到冠军,但很不幸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罚,在安全车出来的时候我以至与车队失去了联系。”赛后,站在领奖台上的维特尔脸色极为好看。在车手积分榜上,他依然停留在第3,而韦伯已上升到了榜首。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aulekon.com